首页 > 焦点
“化学歌”很火,公众很“忐忑”?
发布日期:2023-01-31 02:17:18
浏览次数:582
  18日,化学歌由北大校长周其凤作词、众忐北大中乐学社合唱的化学歌《化学是你化学是我》视频,爆红网络。众忐有网友称,化学歌“化学歌”太过直白,众忐没有美感;也有人称赞,化学歌周其凤校长的众忐词作“朴实,让人会心一笑”。化学歌

  “化学歌”红了,众忐“其凤体”火了。化学歌一时间,众忐网上掀起造句狂欢,化学歌在戏仿解构中,众忐世俗生活增添了无限意趣,化学歌也见识了交互传播的神效、公众的富于娱乐。在网络裂变式传播下,举凡雷事,总会激起舆论波澜。“化学歌”瞬息爆红,被封“神曲”,原因也在于它的雷:歌词口语化,还嵌入“给力”等网络用语,若伴上轻松配乐,倒也罢了,偏偏配乐是国风民乐。“足不适履”的不协调感,很是诙谐。更雷的则是,这歌词不是别人填的,而是北大校长亲自操刀。

  歌词很“打油”,合唱很铿锵,有网友发挥了恶搞本事,将其定义为“重口味童谣版红歌”。尽管周其凤校长称,是应人之邀、配合“化学年”主题而作。可白话歌词、凌乱曲风,仍让人由衷“忐忑”——“歌诗同体”,向来是词曲美学的基本规律。歌词固然可以通俗,但至少应追求听觉美感。可“化学歌”,却几乎失去审美韵调。

  “化学歌”颇有“两只蝴蝶”化的倾向。贬抑者可称之直白,赞誉者能说它朴实,而周其凤校长也很自知:“语文学不好,不会写诗,更不会写歌,所以很勉强”。这也难怪,再怎么说,周校长长于理化,不善诗文,在作词方面终非科班出身,不专业,无可苛责。

  在不少人观念里,校长作曲,就跟“钱钟书改学物理,钱学森从事文学”一般,是种角色错位。果真如此?与其笑校长附庸风雅,不如说是我们思维板结化:周其凤的社会角色,可以是一校之长,治理学校,也可是陶冶下情操的常人;他“兼职”一下作词,又不占用公共资源,有啥不可理喻的?

  尽管“歌词合为时而作”,但“化学歌”不必肩负起严肃的“科普”重任。周校长也说了:“希望大家喜欢,帮着流传”,幽你一默的意味远重于“板着脸说教”。倒是我们想多了,抱着“寓教于歌”的“歌以载道”旧观念不放。

  校长变得有趣,有益于打破脸谱化的刻板形象,增强亲民意识。在“与民同乐”中,激活难能可贵的平民情怀。“化学歌”很火,公众没必要“忐忑”。一首口水歌,或许“仅供娱乐”,无需承载起“教育者的文艺素养”的过度阐释。

责任编辑:hdwmn_wyb
上一篇:“月入1.8万吃不起肉”不全是矫情
下一篇:市公安局政委为何叫板公安部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