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知识
既要打掉“黑老大”,更需反思“红帽子”
发布日期:2023-01-31 01:54:31
浏览次数:466

  辽宁省本溪市以袁诚家、黑老大杜德福为首的既打黑社会性质组织,“以商养黑”“以黑护商”,掉更在10年时间里,需反以暴力手段在矿业、思红房地产等领域非法攫取经济利益20亿元。黑老大2010年10月以来,既打辽宁警方一举打掉这个黑社会性质的掉更犯罪组织。(11月24日《新京报》)

  一年四次砍杀他人,需反“以黑护商”致2死多伤,思红10年非法获利20亿元。黑老大如此罪大恶极的既打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老大,竟然是掉更个戴着“红帽子”的人大代表。面对如此“红与黑”的需反怪胎,不知你会作何感想。思红

  事实上,类似袁诚家这样的顶上戴红、内心藏黑的岂止一人,特大涉黑涉枪案犯----华云集团董事长杨树宽就曾是唐山市政协委员,而诸多涉腐、涉黑、涉恶案的主角往往既是所谓企业家,又兼有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的职务与身份。只是,当他们在沦为可耻的罪犯之时,也严重玷污了人大机关和政协组织的声誉和形象。既然如此,我们在庆幸打掉这些“黑老大”之时, 是否更该反思一下他们所戴的“红帽子”?

  从部分类似案件来看,一些不良商人正是利用这些“红帽子”带来的资本和机会,地位跟着发生改变,更容易接触到有关要害部门和人物,更能在经营活动中获得信任、拥有“特权”,使正常的经营活动缺乏公正性和诚信度。更可怕的是因为拥有特殊身份,他们往往凌驾于法律之上,干着违法乱纪的勾当,或者违法经营,偷税漏税;或者欺行霸市,扰乱秩序;或者鱼肉百姓,涂炭生灵……成为社会的害群之马、人民的心头之患。

  那么,这些“黑老大”顶上的“红帽子”又是如何得来的呢?客观的说,既有他们自己为了获得政治资本、寻求官方保护,主动刻意钻营、千方百计谋求的。也有人大政协组织为了达得更大范围的代表性、民主度,有意识推荐和协商的。问题是,无论出于那一种动机和目的,都必须按照法律法规和相关程序把好审核准入关,既要实行严格的资格审查,又有尊重广泛的民意,多走访一下民众,多了解一下背景,深入调查,审慎分析,岂可仅凭其所经营企业一时的经济业绩、社会贡献,或者仅凭其个人一时伪装出来的所谓政治表现、工作能力、技术水平?

  再者,就算是这些人当选了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,有关组织不能只管进而不管监督,而要不断加强对其进行政治理论的学习、思想道德的教育和综合素质的提高。不能仅把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作为一种回报和奖赏给“致富能人”的政治待遇,更不能在其出现违法犯罪苗头或者行为时,一味袒护和包藏,这样就无异于养虎为患、助纣为虐。

 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周泽认为, “打黑除恶”必须根本转变“GDP崇拜”的政绩观念,杜绝公权部门在政绩冲动下主动豢养、扶持黑恶势力;另外,也要加强对权力的监督,包括纪律监督、群众监督、舆论监督。只有这样,才能堵死黑恶势力向政治领域渗透的缝隙,才能消除“红帽子”成为“黑老大”的“保护伞”、“避风港”的怪圈。

(来源:中国江苏网)

责任编辑:hdwmn_wyb
上一篇:10万巨款毁了官员乘公交的美名
下一篇:姚明:改革中国的一记标符
相关文章